香蕉app交友平台


,最快更新婚婚欲醉:顾少,宠不停最新章节!

黄毛吓的腿都发软了,想到秦川说的,即便杀了他,都不用负责,底气和气焰无,“别,别,别,饶命,饶命。”

东哥看的一愣一愣的。

他没有想到,一个文质彬彬的小姑娘,也不强壮,身手那么好,一下子,就把刀抵在别人脖子上了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他是在做梦吗?

秦川把刀丢在地上,拍了拍手,“杀,我怕脏了手,我想,我说的很清楚了,如果们再来西餐厅找事,我们很欢迎,毕竟,可以没有任何责任的打人,甚至杀人,但是,们只要碰伤我们的人一点点,就可以轻轻松松地坐牢。”

黄毛被吓到了,看向老大。

老大也觉得很没有面子,对着手下其他人说道:“走。”

“等下。”秦川喊住他,“们还没有结账,另外,摔了盆子的钱,吓到我们员工的钱,麻烦们也结一下吧。”

老大看秦川。

她太淡定,眼神里面又很荒芜,让人觉得,她不好惹。

而且,刚才那动作,太利落了,关键是,她一点都不害怕,超乎年纪的成熟,反而让别人害怕。

90后美女显青春活力图

老大战战兢兢的,把钱包里的钱部拿了出来,丢在了地上。

他才走出一步,旁边的黄毛被秦川一拉,就摔到了地上。

老大瞬间紧张了,“还想干嘛?”

秦川看向地上战战兢兢地黄毛,“麻烦把钱捡一下再走。”

黄毛立马起来,捡着地上的钱。

秦川冰冷地看着,之前学过的书上讲,对弱者示强的人,其实,骨子里,就是一个弱者。

黄毛把钱部捡起来后,双手给秦川奉上。

秦川拿了黄毛手中的钱,递给东哥,看都不看他们一眼,冷声道:“们可以走了。”

黄毛跑出去几米远,对着秦川喊道:“给我等着。”

东哥没有接秦川递过来的钱,“这是应得的,不过,他们看起来不会善罢干休。”

“我顶多拿精神损失费那块,计算好后再把钱给我吧,还有,会叫的狗不咬人,狗越是害怕,才越是叫的厉害,他们不敢过来,就算过来,我有办法解决的,东哥放心。”秦川淡定地回答道。

东哥拿了秦川的钱,很惊喜,“很特别啊,看起来不像是普通的孩子。”

“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小时候练过武,所以比较有底气而已,我先回去弹琴。”秦川说着,经过东哥。

她回去后,淡定地弹着琴,依旧优雅,恬静,浑然天成。

东哥靠在吧台上看着秦川,扬起了笑容。

“东哥,迷上她了啊,看这如痴如醉的模样。”凯尔靠过来说道。

东哥睨向凯尔,“刚才干架的时候,去哪里了?”

凯尔眼眸闪烁着,“我这瘦小的身板,我不是担心给拖后腿嘛。”

“去帮我在肯德基买一份家桶过来。”东哥递了两张一百给凯尔。

凯尔拿了钱。“行啊,这种跑腿的活,适合我。”

秦川从台上下来,东哥拦住了秦川,把一沓钱递给秦川。“这个是去除饭费,损坏的餐具费,我的精神损失费外,多余的钱。”

秦川拿了钱,她需要。“谢谢。”

“我买了点心,过来先吃吧,吃完后,好好弹琴,刚才斗黄毛的时候出了力气,也应该饿了,还有,替餐厅挡住了无妄之灾,我感谢。”东哥说道,直接转身去她休息的地方。

秦川看到了肯德基的盒子。

东哥替她倒上可乐,把杯子递给她。

秦川没有接。

东哥笑。“不会是担心我下毒吧,功夫那么厉害,我不敢的,是为了更好的工作。”

秦川犹豫了下,接过杯子,喝了一口可乐。

“是哪个学校的啊?”东哥好奇地问道。

秦川啃着原味吮味鸡,没有回他。

“知道维尼高中吗?A市最好的私立高中。”东哥又问道。

秦川点头,“知道。”

“要是在这所学校读书就好了。”东哥感叹道。

秦川不解。“为什么?”

她还真是不凑巧,真的在这所高中里面。

“他们学校的校长不才,是我老爸。”东哥说道。

秦川:“……”

“他们学校的资料还是不错的,不是高三了吗?我到时候问我老爸要一些复习资料给,应该还是比较有用的。”东哥说道。

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秦川说道,看了一眼时钟,“我应该去弹钢琴了。”

“没事,先吃完了再去,我是老板,允许的。”东哥说道。

秦川喝了一口饮料。“我已经吃饱了,谢谢东哥。”

秦川说道,写了首,去弹钢琴。

东哥看着秦川的背影。

觉得,这个小女孩,看起来很清冷,对人也很防备,但是,刚才有困难的时候,又主动的过来帮忙,看着又很热血。

是个……外冷,心热的类型。

秦川再次弹了钢琴下来,快九点半了。

手机响起来

她看是陌生的来电显示,没有接,去休息室。

东哥靠在门框上,像是特意等她,“肯德基没有吃完,带回去吃吧,需要我送回去吗?”

秦川摇头,“不用了,谢谢东哥。”

“肯德基带上吧,我不吃这些。”东哥又说道。

“好,谢谢东哥。”秦川再次道谢道,拿了家桶。

她出门,手机响起来,还是那个陌生的来电。

秦川接听。“好。”

“秦川吗?我是顾延。”

秦川愣了一下,她不记得自己把手机号码给过顾延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家那个孩子发烧了,我现在送他去社区医院。”

秦川心里一紧,“是杨旭吗?好,把地址发给我,我现在立马过来,麻烦了,谢谢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顾延说完,挂上了电话。

秦川打的。

上了车,顾延的微信邀请过来。

秦川同意了。

顾延发了定位过来。

不一会,秦川到了社区医院。

杨旭已经在挂水了,坐在椅子上,看到秦川,扬起笑容,喊道:“秦川姐姐。”

秦川跑过去,担心地在杨旭的面前蹲了下来。“怎么回事?怎么会发烧的,又转那个盖子了,对吧?”

杨旭没有正面回答秦川,看向顾延道:“是这位哥哥送我来的。”

秦川也看向顾延,有些好奇,怎么会是顾延送杨旭来的?

Post Tagged with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