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火山小视频原版本
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凌晨,白雅跟着苏桀然去了他的公寓。

他从冰箱里拿了药剂,坐在了餐桌前的椅子上,冷冰冰的示意白雅坐在了他的旁边。

白雅看了一眼他手上蓝色的药剂和先进的注射器,坐到了苏桀然的旁边,撩起了衣服,露出白白的手臂。

苏桀然扯了扯嘴角,“就不怕一命呜呼?我之前告诉过,病发时候不仅全身疼的像是撕裂一般,还会七窍流血而死。”

白雅坦然的看向苏桀然。

生有轻如鸿毛,死有重于泰山,与其苟延残喘,用她一命换顾凌擎一命,非常值得。

“不是要求注射的吗?”白雅清冷的问道。

“呵。”苏桀然轻笑了一声。

是啊,是他要求注射的,他现在是想她求饶?

求饶就不注射了?

不!

短发美少女大眼圆脸森女系装扮居家写真图片

苏桀然的眼中迸射出一股锋锐,把病毒注射到了白雅的手臂之中。

白雅感觉到一股透心的凉意,额头上冒出了冷汗,有几分眩晕的感觉,耳边,听到的是自己的呼吸声。

她仿佛是一个处在黑暗之中,什么都看不清楚,什么声音也听不见。

但是,因为心中有一份信念,即便孤独,也是没有遗憾的。

渐渐的,视线看是清楚了,耳边也能听见钟表的滴答声了。

她看向苏桀然。

“这种药剂需要一个月注射一次,当体内出现撕裂疼痛,鼻子,眼睛,耳朵里开始流血的时候,就是极限。”苏桀然解释道。

“如果一直注射,我能活多少年?”白雅冷静的问道。

苏桀然的眼中出现了一道裂痕,想到她会死,他的心被拧紧了,看是平静,可,红色渐渐的染进了他的眼中,“我想活多久,就能活多久。”

她的表情上没有一点变化,活多久,对她来说也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。

“现在带我去见顾凌擎吧,我把协议让他签了,明天就放他出来。”

“这么晚了,确定?”苏桀然狐疑的问道。

她能体会到顾凌擎的心情,被人关起来,当做间谍污蔑,他还挂念着她的安慰,心里该多着急。

每过一天,心里的煎熬都更多一分,一天比一天的压力更大。

越早把他救出来,越好。

“确定,不是也怕夜长梦多吗?”白雅讽刺道。

“顾凌擎这次死定了,我怎么可能会怕夜长梦多,不过,早点把协议签了也好。”苏桀然站了起来,拢了拢衣服。

“他今天签了,确定明天就可以放出来了吗?”白雅想要再次确定下。

“应该可以。”苏桀然勾了勾嘴角,朝着外面走去。

白雅跟上了。

车上,她被戴上了眼罩。

“为什么要戴眼罩?”白雅不解。

“顾凌擎的身份特殊,组织上担心会有人营救造成不好的结果,他被关押得地方很隐秘,就连他的父母,都不能见他。”苏桀然解释道。

白雅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。

那样,顾凌擎该多孤单,每天对面的就是审讯,审讯,就算他无辜,也会觉得悲凉吧,毕竟被他守卫的国家怀疑。

白雅心里难过,低下了头,闭上了眼睛,眼泪湿了眼罩。

她什么话都不说,隐忍着所有的情绪。

一个小时候,白雅被人带下了车。

她被拉着走。

她戴着眼罩看不清楚路,被前面的台阶绊倒了,膝盖砸在了台阶上,闷哼一声。

苏桀然眸中一紧,反手一巴掌打到了手下的脸上,恶狠狠道:“台阶也不提醒,找死。”

“对不起司令,我没有注意。”手下捂着脸战战兢兢的说道。

苏桀然拉起白雅,拿掉她的眼罩。

白雅有些诧异,别人为什么喊苏桀然司令。

想想,又没什么好诧异的了,他本来就有一个隐藏的身份。

她看到了面前有十几个持枪守卫,把门口围的水泄不通。

房子的构造也奇特,是拱桥形状的,没有窗户。

苏桀然甩开白雅的手,冷声道:“跟上。”

白雅跟在了他的身后,进去,经过一百多米长的密封式走廊,楼梯往下。

苏桀然回头,握住了白雅的手臂。

白雅下意识防备的甩开苏桀然的手。

苏桀然咬牙,眸中锋锐,脸上非常不悦,朝着前面快步走去。

白雅赶紧跟上,下了两分钟的楼梯,底下的面积很大。

每个门前都有两个守卫。

苏桀然在其中一间房前停下,睨向白雅,“他就在里面。”

白雅握紧了拳头,走到门前。

苏桀然俯视着她苍白的脸蛋,“需要我陪进去吗?”

“不用,谢谢。”白雅冷冰冰的说道。

苏桀然嗤笑一声,敲了敲门,转过身。

士兵推开了门。

白雅觉得一股冷气扑脸,心里也凉了半截。

顾凌擎居然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,里面的光线非常暗,就像是烛光发出来。

她隐约的看到顾凌擎躺在铁栏之后的木板床上,连条被子也没有。

“们问多少遍都是一样的,那块地皮下挖出来的军火,不是我的。”顾凌擎沉声道,眼睛都不睁开,手臂搭在额头上,一动都不动。

白雅走到铁栏前,双手握住了铁栏,眼睛里面又酸又胀。

她用尽了力气忍住不哭,柔声喊道:“顾凌擎。”

顾凌擎听到了白雅的声音,诧异的看向铁栏外,箭步走到了铁栏前,握住了白雅的手,担心的问道:“怎么会在这里?去找苏桀然了,还是苏桀然找了?答应了他什么条件吗?”

“是我要求苏桀然见一面的,有些事情我想弄清楚,凌擎,那块地皮下的军火是怎么回事?”白雅问道。

“我征用那块地皮的事情应该是被苏桀然事先知道了,他在里面埋了军火诬陷我。”

“有证据证明清白吗?”白雅眼眸闪动着。

顾凌擎沉默了,十五秒之后才说道:“清者自清,我问心无愧。”

白雅明白了。

这个世界上的对与错,真与假,不是清者自清,问心无愧,而是要别人来认定。

别人认为无辜,即便做了坏事,也会被释放。

别人认为有罪,即便问心无愧,还是会判刑。

她,已经彻底的明白应该怎么做了!

Post Tagged with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