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丝瓜芭乐向日葵视频app


收获21颗青铜放逐原力珠。

其中f型13颗,e型6颗,d型2颗。

第一次闯青铜lv7的放逐之地,王直对这个成绩还是满意的。

下一次,收获起码30颗以上。

死亡判决,青铜lv7。

提升一个等级。

王直一次次拿死亡镰刀勾跑路的骨剑翼人,颇有效果。

勾空中的鸟人,比勾地上的女人难多了。

虽然不知道放逐之地的特殊效果是什么,但就算当练习死亡判决的修炼之地,也不差。

而且,这些原力珠小兔子能用。

“坦克原力珠!”

王直基本上已经决定。

高颜值大眼美女花丛中美如天仙唯美动人写真

以莽哥的个性,力战也好,敏战也好……

都不适合他!

太莽了。

活下来,才有输出好吗。

原本还想给他融合个hasaki,疾风原力珠,像王爽辣么牛批。

但想想还是算了。

现在一分神都追不上他,这要e往直前,自己以后不得折腾死?

而且莽哥对疾风剑域感到热血沸腾,未必是契合,很有可能是因为疾风剑域特殊的地域环境,对剑道修炼感悟有加成。

他就该融合分裂原力珠!

生化魔人!

打不死!

不过华夏没有生化魔窟,刷不出分裂原力珠,原能者商城里的分裂原力珠常年缺货,要购买得跑北美那边,相当麻烦。

况且,莽哥不一定契合生化魔人。

契合神马的,其实从他召唤出的那一瞬间,已现端倪。

一身铠甲,一把大剑。

力体兼容。

半肉半战。

这不就是……

暗裔剑魔,亚托克斯!

呵。

想得美。

是德玛西亚之力!

众里寻他千百遍,蓦然回首却在小学生之中!

他高大雄壮。

他手拿大宝剑。

他……

好吧。

就是简单抗揍,操作简单。

这就够了啊。

还要什么自行车?

被动技能坚韧,自主回血,刷副本的时候打完一场莽哥就能把血回满,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没奶了。

q技致命打击,不怕被减速控制,自身能加速30,提伤害,而且——

还能沉默敌人!

那可是特技沉默啊!

和自己完美配合。

w技勇气,主动技能暂且不说,这是有被动特效的后期神技啊!

每击杀一个敌人,永久提升双抗!

就算有最大限制,但随着实力提升,上限会越来越高!

至于主动能力,不仅提高生命上限,减百分比伤害,肉的一批,而且还有60韧性!

免控!

自己需要莽哥输出吗?

不需要。

起码现阶段,完全不需要。

他只需要安安静静地做一个美男子,不,帅肉盾就行了。

平时修修指甲,刷刷大宝剑,偶尔补上两刀,做个帅气有逼格的人形装备就行。

真要输出。

等防御上来,融合第二颗原力珠时再考虑。

而且,融合盖伦的铁血原力珠还有最最最关键的一点。

省钱!

仓库里还躺着一堆铁血原力珠呢。

呵呵。

蛋士。

“明天再融合。”王直不想出任何纰漏。

今天要是给莽哥融合铁血原力珠,觉醒天赋。

明天早上英雄空间刷出一个铁血战场……

那就吐血了!

反正莽哥白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继续白着,不打紧。

※※※※※※

华腾道场。

吴澈和罗文浩看着擂台上,战意迸发,与往常完全不同的小兔子,面面相觑。

“多久了?”吴澈面露忧色。

“两个小时。”罗文浩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。

“筱雪她这是怎么了?”吴澈双手握剑,“从来没见她这么拼过。”

“可能因为高三下半学期了吧。”罗文浩斯斯文文,戴着一副眼镜“选内选拔赛一次都没赢过,班长嘴上不说,心里肯定憋了口气。”

吴澈咬咬牙。

罗文浩也没说话。

因为他们知道,是他们拖了纪筱雪的后腿。

一班楚沐风有韩晴雪这个第一辅助,三班吕飞有哼哈二将。

七班呢?

纪筱雪的实力,比楚沐风和吕飞差不了多少。

但他们的实力却和韩晴雪,和哼哈二将有差距。

虽然就算冲出明州中学,代表学校参加东宁市高校杯,也只是走个过场,比不上东宁一中,更比不上有王八之气的镇洋中学。

可一直输在校内选拔赛,说甘心那是假的。

他们也不服气啊!

无论是吴澈还是罗文浩,武科成绩都是班级顶尖,高考的目标都是第一档武科大学。

“我们多练练配合吧。”罗文浩对吴澈道,“别老让班长迁就我们,班长就是人太好,为了怕我们不开心,上学期楚沐风邀请她加入队伍她也没去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吴澈点头。

拿到校内选拔赛冠军的队伍,可以邀请队友。

参加东宁市高校杯,每一队的名额是四人,可以根据不同场次,不同对手调整不同策略。

楚沐风先邀请的是纪筱雪,纪筱雪没答应,后来才邀请吕飞。

“耗子,借我点钱。”吴澈突然道。

“你想……”罗文浩镜框下,眼神炯亮。

“我打算买e型的青铜无极原力珠,把原力技冥想刷出来。”吴澈道“我不当副攻了,我当t配合筱雪。”

“这么大牺牲?你想感动班长吗?”罗文浩笑道。

吴澈轻叹一声“要能感动就好了,都两年了,也不知道筱雪心里怎么想的。”

“我觉得,有些时候简单直接才是王道。”罗文浩正色道。

“啊?”

“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,不光要说出来还要艾特她!”

“勇敢点不要害羞,阿澈!”

“你好好想想,你不说的话……”

“别人怎么拒绝你?”

……

纪筱雪确实很拼。

这几天,一直在道场磨练剑技。

但不是为了校内选拔赛,只是单纯的——

不想输给王直。

只有剑法。

她不想输。

从小跟随爽姐姐一起练剑,纪筱雪对于手中的剑是有感情的,是信任,是精神。

虽然她不是个性很强的女孩子,但在王直悟得剑心,通过黄金级考核的那一刻,还是对她的心,造成了很大打击。

因为她知道,王直练剑的时间并不长。

“我一定要悟出剑心!”

擂台上,纪筱雪的攻势更加敏捷凌厉。

作为陪练对手的场主应庭葵轻诧一声,美眸中露出赞誉之色。

“明天,我要让王直大吃一惊!”

Post Tagged with :